欢迎光临荆门市掇刀石街道办事处网站!今天是  
邮箱登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建宁免费楼凤信息●服务Φ941803261●

关羽掇刀展辉煌——掇刀石文化


[2017-04-24]

 

(一)董都荆州   

建安十三年(208年)秋赤壁大战后,曹操、孙权、刘备三方开始争夺荆州。荆州,古代九州之一,其名始于《禹贡》。大禹画九州: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只有荆州、扬州在南方,《书•禹贡》记载:“荆及衡阳惟荆州。”《尔雅•释地》说:“汉南曰荆州。”荆即荆山,在今湖北南漳西北。衡即衡山,在今湖南衡山县西。汉指汉水。古荆州辖境相当于现在湖南、湖北及其周边地区。

汉武帝时置全国为十三刺史部,其中有荆州刺史部,东汉末年,逐渐演变为郡之上的一级行政机构。荆州刺史部下辖六郡一国:南阳郡、南郡、江夏郡、武陵郡、零陵郡、贵阳郡、长沙国,俗称荆州七郡。曹操南下占领荆州后,增设襄阳郡、章陵郡,长沙由国改为郡,史称荆州九郡。

荆州之所以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主要原因有四点:

第一,荆州人才辐辏。东汉末年,中原大乱,战火连绵,民不聊生,士人纷纷外出避乱谋生。刘表执政荆州20年,政治清平,人们安居乐业,襄阳成为天下人才荟萃之地。北方流民、士人大量流入荆州,“达十余万家”。其中多有怀抱利器之鸿贤硕儒避难于荆州,“关西、兖、豫学士归者盖有千数”。其中如孔明、徐庶等从外地迁入,司马徽、庞统等人在此读书隐居。

第二,襄阳、樊城位于东西、南北要冲,形势险要。诸葛亮《隆中对》中称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读史方舆纪要》载:“襄阳者,天下之腰肩也,中原有之,可以并东南。东南得之,亦可以图西北者也。”襄阳、樊城水路上通陕西汉中、关中,顺流通江夏、江陵,远连长江与南方各地连通,近接江汉平原河道水网,舳舻千里相连。其陆路北上达洛阳、许都、长安,南达江南各地。

第三,荆州经济繁荣。当世不少世家名族、富商巨贾聚集。襄阳至宜城百余里间,雕墙峻宇,闾阖填列。其间“卿士、刺史两千石数十家,朱轩殷辉,华盖连绵,掩映于太山庙下”。

第四,荆州为战略敏感区。荆州是南方首屈一指的重镇,南北官道从此地穿过。曹、孙、刘三方地界相连,兵锋相觑,各方军事力量在此犬牙交汇。谁占据荆州,对他方都是威胁。特别刘、孙两家,都有雄踞天下虎视中原的战略意图。因此,荆州之争势必激烈。

赤壁之战结束后,刘备抓住时机,一边协助周瑜围攻江陵,一边调兵遣将抢占荆州地盘。刘备挥师江南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望风而降。次年,曹仁弃江陵退保襄阳。荆州被三方瓜分,其中刘备占据江南零陵、桂阳、长沙、武陵四郡,孙权占据江夏郡、南郡二郡,曹操占据江北南阳、襄阳、章陵三郡。

刘备攻占江南四郡后,刘琦病死。荆州官员及刘备属下推刘备为荆州牧,孙权也表刘备为荆州牧。《资治通鉴》卷六十八载:“会刘琦卒,权以备领荆州牧,周瑜分南岸地给备。备立营于油口,改名公安(今公安西北十里)。”《元和郡县图志》载:“公安县,本属孱陵县地,左将军刘备自襄阳来油口,城此而居之,时号左公。”

  建安十四年(209年)十二月,周瑜伤重而死,鲁肃接替周瑜任南郡太守,刘备以“不足容众”为由,向孙权“求督”南郡。因为鲁肃力主联刘抗曹,所以数次劝说孙权获准,刘备如愿以偿得到南郡。这就是刘备借荆州的来历。

南郡治所江陵,为荆州政治经济重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获得荆州是刘备的既定方针。诸葛亮“隆中对”说:获得荆、益二州,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伺机东出、北上占领中原,匡扶汉室,成就霸业。从战略上看,只有得到南郡,才有可能夺取襄阳,以至占领整个荆州。刘备获督南郡后,任张飞为南郡太守(建安十九年,张飞入川,糜芳继任南郡太守),关羽为襄阳太守。《三国志》载:“以羽为襄阳太守、荡寇将军,驻江北”。其时襄阳并不在刘备手中。

建安十六年(211年),刘备率军西征入川,留诸葛亮、关羽镇守荆州。建安十九年(214年),刘备久攻雒城不下,急调诸葛亮、张飞、赵云入川支援,留关羽独守荆州。是年六月,刘备攻克成都,自领益州牧,正式任命关羽董督荆州事务,即被任命为代理荆州牧之职。从此关羽集荆州军、政大权一身。关羽董都的荆州五郡之地,人口三百余万。

董督荆州时关羽年55岁。建安二十四年(219年)五月,刘备得汉中。七月,刘备自称“汉中王”,拜关羽为前将军,假节钺,列“五虎上将”之首。八月,关羽发起夺取襄阳战役,北上攻打樊城、襄阳,取得巨大胜利,威震华夏。后因孙吴反目,诡计夺荆州,导致关羽兵败,败走麦城,于建安二十四年十二月(219年)在临沮县章乡遇害,享年60岁。

(二)屯兵掇刀   

关羽在荆州整整10年,其中负责镇守荆州3年,独守荆州5年。早在建安十三年(208年)赤壁之战后,曹操命曹仁、徐晃守江陵,留满宠屯守当阳(今荆门掇刀),曹洪守彝陵,乐进守襄阳,成犄角之势。在争夺江陵之战中,周瑜军是主力,关羽奉命“绝北道”,即截断曹仁北逃退路和曹军之间的联系。

建安十四年(209年),关羽带兵赶走曹军守将满宠后占据当阳县城(今荆门掇刀),实现了“绝北道”之目的,并在当阳与救援曹仁的曹将李通展开激战。曹仁见周瑜攻势不减,损兵折将,江陵孤掌难鸣,于是趁关羽与李通激战时,委城逃遁至襄阳。从此,关羽据守当阳,屯重兵于此,建立军事大本营,与退守襄阳的曹军攻伐对峙。1987年,在掇刀石街道办事处响岭村出土了一件“三国铜弩机”兵器。这是证明掇刀是三国古战场的重要证据。明人阴子淑为之赋诗一首:“掇刀原上吊忠魂,尚有残云作陈屯。恍似威震华夏日,貔貅百万驻荆门。”

关羽遥领襄阳太守,又受命董督荆州事,其使命就是从曹操手中夺取襄阳,占据整个荆州,为刘备匡兴汉室、成就蜀汉霸业打下基础。 

当阳县城既有坚城完璧可以屯兵进退,储存粮草,又有荆襄古道便于南北驰骋,攻可直出襄阳,守可速回军江陵。从建安十四年(209年)受命“绝北道”开始至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关羽“还当阳,西保麦城”止,当阳城作为关羽威震荆襄的军事大本营前后整整延续了10年时间。现在荆门掇刀荆门山、响岭岗一带方圆数十平方公里范围内,留存有关于关羽的大量遗迹,如王坪练兵场、三国城堡、关公掇刀石、关公柏、望兵石、上马墩、饮马槽、马刨泉、响岭岗、白石坡、祭公剑等,还有出土文物“三国铜弩机”和大量古铁簇。

(三)鏖战江汉  

赤壁之战后,为配合周瑜攻打江陵,刘备率军回师夏口,溯汉水北上,迂回到曹军后背,攻打曹军。尤其与曹操江夏太守文聘反复攻伐,牵制住曹军汉东主力不敢南下。刘备西上益州后,关羽为固守荆州地盘,与曹魏集团斗智斗勇,有力地支持了刘备在益州、汉中的军事行动。

(四)青泥关之战  青泥关位于今钟祥郢中城南汉水边。建安十七年(212年)十二月,关羽率军三千,溯汉水北上,攻打曹操襄阳郡青泥关,争取向北拓展地盘。关羽与曹将乐进鏖战数日。当时乐进统兵一万。乐进,容貌短小,胆烈过人,曾在小沛打败过刘备,官渡之战中手斩袁绍大将淳于琼,在黎阳斩袁谭、袁尚大将严敬,曹操称其为“武力既弘,计略周备”。关、乐相互攻战,各有胜负,相持数日,后因关羽兵力不足撤回。此战迫使曹军不敢南犯荆州。

(五)寻口之战 

寻口位于今钟祥西南,疑即臼口(旧口)。为向荆州东面拓展,关羽率军主动出击,攻打曹军乐进、文聘两员大将。文聘,原为刘表大将,曹操吞并荆州时降曹,因追击攻打刘备有功,被任为江夏太守,赐爵关内侯。文聘是曹操一方抵御关羽、孙权北上的重要将领。乐进、文聘手握重兵,关羽兵力相对很少,关羽以少战多,与乐进、文聘展开多次激战,巧为周旋,使曹军处处挨打,首鼠两端。

(六)汉津之战

 汉津位于今沙洋城北马良山下、汉水西岸,是关羽当阳城的外围水上军事基地。汉津有运河通江陵、河道通当阳城,还有陆路彼此相通,位置十分重要。《三国志·魏书·文聘传》载:文聘“又攻羽辎重于汉津,烧其船于荆城”。荆城即今钟祥石牌,也是关羽一处据点。关羽在荆城打造船只,训练水军,侍机北伐,引起曹军诸将关注。文聘带兵来袭,交战甚是激烈。此战关羽虽有所损失,但并未防碍关羽建设水军的步伐。

此外,关羽还向西攻伐,与乐进交战于临沮县、旌阳县。临沮、旌阳在今荆门掇刀西北部,与曹军驻守的襄阳临近。

在前后两三年时间里,关羽以当阳城为基地,以其弱小兵力与曹操大军东西交战,巩固刘备的荆州基业,为刘备进一步发展壮大找到了一块坚实的基地。

(七)江南争三郡  《三国志·吴书·鲁肃传》载:“备既定益州,权求长沙、零、桂,备不承旨,权遣吕蒙率众进取。备闻,自还公安,遣羽争三郡。”建安二十年(215年),刘备西定益州后,关羽独守荆州,孙权便提出索要荆州的零陵、桂阳、长沙三郡。刘备并不想归还,于是与孙权相斗了四个回合。第一步,孙权派人接回其妹孙夫人,民间俗称孙尚香。经过赵子龙、张飞奋勇营救,备子刘禅得以留荆州。《三国志·蜀书·赵云传》注引载:“权闻备西征,大遣舟船迎妹,而夫人内欲将后主还吴,云与张飞勒兵截江,乃得后主还。”第二步,登门索地,用亲情套近乎。孙权派诸葛亮弟诸葛谨至益州拜访刘备,要求归还荆州诸郡。刘备说:“我正谋取凉州,凉州平定后,当把荆州还与。”刘备实行“拖”字诀,其实并不想还。第三步,孙权委任零陵、桂阳、长沙官吏,结果被关羽全部驱逐。第四步,用武力夺地。孙权在屡次遭刘备拒绝后大怒,命吕蒙、凌统督鲜于丹、徐忠、张规率兵两万武力掩袭江南三郡。刘备得到长沙太守廖立秉报后,立即亲率兵五万回公安,令关羽率三万兵前去争夺江南三郡。

孙刘两方在益阳形成相持,兵力各为三万,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为妥善处置事态,建安二十年(215年)五月十三日,鲁肃邀请关羽单刀赴会。关羽接到邀请,会众将商议。众将皆说不可往。关羽说:“今日之会必为荆州,肃长于辩,非他人所能口折也,且不往,则见吾怯。”诸将都要求带兵前去,关羽又说:“兵多见疑,各驻兵百步上。”关羽竟单刀去面见鲁肃。谈判一开始,肃先责羽说:“国家区区本以土地借卿家者,卿家军败远来,无以为资故也。今已得益州,既无奉还之意,但求三郡,又不从命”。关羽予以回击:“乌林之役,左将军(指刘备)身在行间,寝不脱介,戮力破魏,岂得徒劳,无一块地壤,而足下来欲收地邪!闻记人之功,忘人之过,宜为君者也。将军但知荆州之借当还,不知破曹之功当赏,窃为将军不耻也。”此辩似刀入骨,势不可夺。后人赞曰:“匹马平吞魏,单刀直入吴。”

双方谈判始终处于僵局。这时,曹操在益州东北败张鲁,占领汉中郡。刘备怕曹操挥师南下,刚刚夺取的益州有得而复失的危险。于是率军从公安回到江州(今重庆市)。又复派人与孙权讲和,孙权也令诸葛瑾赴蜀回复,更寻盟好。双方同意:将荆州分割,以湘水为界,江夏郡、长沙郡、桂阳郡属于东吴,南郡、武陵郡、零陵郡属于刘备。议和后双方罢军。后人韩祖康考证,“在衡山县西北一百二十里,吴都督程普与汉将关羽分界,共铸铜柱为誓。即此。”

(八)北伐襄阳     襄阳控扼南北大道咽喉,是北上中原的必经之地。夺取襄阳,进而掌控整个荆州,夺取进军中原的桥头堡,是关羽战略部署的基本点,也是实现隆中对策的重要步骤。建安二十四年(219年)五月,刘备自成都北上占领汉中。七月,在沔阳(今陕西勉县东)设坛场,自称汉中王,再封关羽为前将军,假节钺。

 这时,关羽觉得北伐时机到了。第一,与孙吴矛盾缓和。孙、刘以湘水为界,各有所属,事态平息。第二,遥应西线,声援汉中。当时刘备率黄忠击斩曹军大将夏侯渊,曹操亲自率兵反击刘备。关羽出兵襄樊,牵制曹操,可减轻刘备在西线的军事压力。第三,蜀汉事业处于鼎盛时期。刘备得汉中,自立为汉中王。接着,刘备又派刘封、孟达进军占领房陵(今房县)、上庸(今竹山)。益州、荆州地盘连成一片,襄阳、樊城已处于西、南两面包围之中。第四,因曹操专权,汉廷内部不稳定,仅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就发生了三起拥刘反曹事件。一是汉太医令吉本与少府耿纪、司直韦晃等发起援刘讨曹军事行动;二是宛城守将侯音、卫开拥刘反曹,捉南阳太守东里衮;三是陆浑(今洛阳附近)乡民孙狼率众造反,杀县主簿向南归附关羽,关羽授予其官职官印,并给予部分军队,作为地方武装,仍回到梁县、郏县之间活动。至此,自许都以南都纷纷起来响应关羽,关羽北伐具备了广泛的社会群众基础。第五,董都荆州,“假节钺”,关羽获得决定出兵征战的权利。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七月,关羽命南郡太守麋芳守江陵,将军士仁守公安,自率5万大军,开始北伐襄阳战争。关羽经过几年拓殖,其势力范围已经达到襄阳、樊城两个军事重镇的肘腋。尤其是建安二十三年(218)十月,曹操南阳守将侯音反,曹操命曹仁、庞德花了三个月时间才剿平。关羽抓住时机清扫通住襄阳的敌对势力,铺平了通往襄阳的大道。

关羽进攻襄阳、樊城,水陆并进,人马为水军1万、步骑兵4万。留守公安、江陵军3万。

与关羽对垒的曹方均是东汉末的一流名将,如曹仁、庞德、徐晃、乐进、于禁等。曹操樊城守将庞德,因从兄庞柔在蜀汉供职,其部卒对庞德多有怀疑。庞德对大家说:“我受国恩,义在效死。我欲自击羽。今年我不杀羽,羽当杀我。”后来,庞德亲自与关羽交战,用暗箭射中关羽的面额。庞德作战时常骑白马,十分骁勇,关羽军都称庞德为白马将军。由于关羽军士气高昂,数量多于曹仁守军,樊城被围得水泄不通。曹操增派左将军于禁率7支部队3万余人救援曹仁。《三国志•赵俨传》记载,于禁等七军包括于禁、张辽、张郃、朱灵、李典、路招、冯楷。后来,张辽调任合肥一线,张郃到汉中一线,其军归属于禁。于禁、庞德等所率七军屯驻在樊城北十里。曹操仍担心不能阻止关羽进攻之势,不久又从汉中一线调平寇将军徐晃屯驻宛城。

曹军征南统帅曹仁令于禁、庞德七军屯于樊城北十里,以成犄角之势。关羽军与曹仁、于禁、庞德4万军队反复攻杀,进行了殊死搏斗。时值八月,一连十几天大雨,汉水暴涨,水溢堤面。樊城地区数十平方公里范围内多是河谷平原地带,雨水骤降,水深五六丈,大地一片汪洋。于禁、庞德驻地为低洼地,只得登堤避水,不敢出战。

关羽乘大船乘势猛攻,于禁被迫投降,惟庞德不屈被斩。《三国志•庞德传》载:羽乘船攻之,以大船四面射堤上。德披甲持弓,箭不虚发。将军董衡、部曲将董超等欲降,德皆收斩之。自平旦力战至日过中,羽攻益急,矢尽,短兵接战。德谓都将成何曰:‘吾闻良将不怯死以苟免,烈士不毁节以求生,今日,我死日也。’战益怒,气愈壮,而水浸盛,吏士皆降。德与麾下将一人,五伯二人,弯弓傅矢,乘小船欲还仁营。水盛船履,失弓矢,独抱船覆水中,为羽所得,立而不跪。羽谓曰:‘卿兄在汉中,我欲以卿为将,不早降何为?’德骂羽曰:‘竖子,何谓降也!魏王带甲百万,威震天下,汝刘备庸才耳,岂能敌也!我宁为国家鬼,不为贼将也。’遂为羽所杀”。

宋孔平仲《咏于将军诗》以写真手法描绘了于禁7军被淹的历史情景:“……沉阴若雨十余日,汗水溢出高腾骧。苍黄不暇治步伍,攀缘蹙踏半死伤。计穷岂不欲奔走?四望如海皆茫茫。龟鸣鱼跃尚恐惧,万一敌至谁敢当。遥观大船载旗鼓,闻说乃是关云长。艨冲直绕长堤下,劲弩强弓无敌者。虽有铁骑何所施?排空白浪如奔马。将军拱手就执缚,昨舌无声面深赭。……”

关羽以优势水军,擒于禁、斩庞德、围曹仁,还“以舟兵尽生虏禁等步骑三万送江陵,”连同于禁一并将他们押送到江陵大牢。水淹七军,震动魏、吴两国。曹操在长安得知庞德战死,于禁投降时,哀叹良久曰:“吾知于禁三十年,何意临危处难,反不及庞德也!”

在击败于禁、庞德后,关羽围曹仁于樊城,又派主簿廖化带兵围吕常于襄阳。在巨大政治军事压力下,九月,曹操所置荆州刺史胡修投降,襄阳陷落。接着,南乡太守傅方投降,南乡陷落。

襄阳、樊城之役响振关中,迫使曹操从汉中撤兵。是年9月,曹操从长安急速返回。据《解梁关帝志》卷一记载曹操说:“关羽昔在孤处,孤以其义故不杀。今还为吾患,馘三大将,没七军,其锋不可挡,不如迁许都,渡河而北,以避其锐。”曹操建议迁都以避关羽锋锐,关羽威名震动华夏大地。

(九)败走麦城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吴蜀联盟的坚定支持者鲁肃去世。现在关羽崛起,使受侵害的曹操与害怕将来受欺凌的孙权为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次年十月,曹操派使臣联络孙权,劝孙权用军队偷袭关羽后方江陵,答应把江南割让给孙权。此议正合孙权之意。在得到曹操的暗中支持后,孙权便回信给曹操。《三国志•董昭传》载:“不久,我将派遣军兵西上,想要袭击攻取关羽。江陵、公安要地连接,关羽军如若失掉这两城,必定会自己奔逃。樊城之围,不用救援,将自行解除。乞请您保守这一秘密,不要泄露,以免让关羽有所防备。”

关羽水淹七军后,为抢在曹操大军到来之前尽快攻克樊城,多次派人督促上庸、房陵的刘封、孟达派兵帮助。而两位将军以上庸、房陵刚刚占领,政权不稳、民心不附为由,不接受关羽指挥。关羽水淹七军使其事业达到辉煌的顶点,也使自己处于最危险的边缘。

 孙权坐镇武昌,直接部署夺取荆州的行动。第一步,孙权换将迷惑关羽。在关羽北伐,发动襄樊战役时,为保后方无虞,关羽留了一定数量的军队在公安、南郡,防备东吴进犯。大将吕蒙给孙权上书说:“羽讨樊而多留备兵,必恐蒙图其后故也。蒙常有病,乞分士众还建业,以治病为名。羽闻之,必撤备兵,尽赴襄阳。大军浮江,昼夜驰上,袭其空虚,则南郡可下,而羽可擒也。”孙权采纳吕蒙的建议,拜陆逊为偏将军右都督代替吕蒙。因为陆逊年龄小,不出名,并与关羽没有摩擦,可以麻痹关羽。关羽果然误信中计,逐渐抽走部分兵力增援樊城前线,后方江陵等地十分空虚。

 第二步,陆逊肉麻吹捧关羽。关羽的人品、武艺确实在三国上将中出类拔萃,有“万人敌”之誉,但他的缺点就是傲气足,爱听恭维话,在恭维奉承面前不免丧失警惕。陆逊上任后,写《与关羽书》给关羽,极力奉承关羽,迷惑关羽。《三国志·陆逊传》载:“前承观衅而动,以律行师小举大克,一何巍巍!敌国败绩,利在同盟,闻庆拊节,想遂席卷,共奖王纲。……”关羽丝毫没有觉察到魏、吴已联手,蒙在鼓里。他在回信中还高度评价陆逊“以操猾为忧”、“共奖王纲”的政治观点。

关羽不知危险步步逼近,不但撤减了荆州军力赶赴襄樊前线,而且强取了孙吴军用物资湘关米,进一步激化了刘、孙两集团的矛盾。湘关米即孙权在湘关所储藏的大米。建安二十年(215年),吴蜀分荆州时以湘水(今湘江)为界,两国于潇水、湘水合流处置关,以通商旅,谓之湘关。《三国志·吕蒙传》载:“魏使于禁救樊,羽尽擒禁等,人马数万,托以粮乏,擅取湘关米,权闻之,遂行,先遣蒙在前。”孙权以关羽强取湘关米为借口出兵。孙权遣吕蒙率水军从浔阳(今江西九江)出发,其精兵穿白衣、侨装商人,驶鞴舻船,先降士仁及公安,再降毫无戒备的麋芳和江陵。吕蒙入城,尽得关羽及众将士家属,皆给予抚慰,约令军中不得侵扰百姓,甚得民心。同时,孙权别遣陆逊向西线挺进,取西线峡口诸城,陆逊被孙权任命为宜都太守。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闰十月,曹操从汉中一线抽调支援曹仁的徐晃援军赶到,关羽此时受到曹、孙南北夹击。南面孙权袭取荆州后,使关羽丧失后方基地,首尾难顾,严重影响军心。北边曹操坐镇摩陂(今河南郏县),直接指挥樊城保卫战。

曹操在得到孙权合作后,继续调殷署、朱盖十二营军马增援曹仁,征召兖州刺史裴潜、豫州刺史吕贡,以及荡寇将军张辽救援樊城。曹操汇集七万大军由徐晃统领迎战关羽,而关羽除围樊城的二万军队外,仅有三万军与徐晃对阵。为瓦解关羽,曹操与徐晃采取四条计谋:一是将孙权偷袭荆州之事的信件用硬弩射到樊城包围圈里和关羽的军阵之中,以增强曹仁的守城信心,瓦解关羽军的进攻斗志;二是诈言在偃城(樊城北5里)南挖大壕沟,截断羽军南面进退之路。偃城有关羽屯驻的一部分军队,关羽闻讯便撤走偃城的驻军,徐晃得偃城后,北、东两面连营,形成对关羽军的包围夹击之势;三是徐晃与樊城内的曹仁互通信息,内外一起夹击关羽军;四是声东击西,关羽在围头、四冢都有驻军,徐晃扬言去打围头,而暗地里猛攻四冢。

关羽军围困樊城两个多月,不克,士气逐渐低落,后方荆州被吕蒙所袭,斗志涣散。在四冢之战中,徐晃军杀入屯中,连破关羽十重障碍,关羽军不少将士被迫投入汉水而死。四冢失败后,关羽骑军退走,水军仍封锁着汉水。曹军樊城和襄阳的联系仍被切断。这时,孙权已袭取了江陵、公安。关羽得知确切消息后,立即南撤回救江陵。当关羽撤到当阳城后,仍不见上庸、房陵援兵到达,心急如焚,蹬石而望,便有了“望兵石”的千古传说。

关羽南撤至荆州城边的土山上,孙权鼓动城内羽军将士们的家眷各自呼唤自己的家人回家,吴兵纷纷向土山中射去带上家书的无头箭,羽军将士见了,纷纷丢掉兵器,脱去衣甲,各自逃命回城。

《三国志·吴主传》载:“蒙据江陵,抚其老弱,释于禁之囚。陆逊别取宜都,获秭归、枝江、夷道、还屯夷陵,守峡口以备蜀。关羽还当阳,西保麦城。”麦城在江陵西北60公里,当阳城(今荆门掇刀)在江陵北80公里,是江陵西北、正北屏障。关羽回还当阳的军事大本营后,因当阳城孤,不可拒守,随收拾军事大体营的所有人员,辎重物资,举营而迁,西保麦城,等候援军。

麦城,位于沮漳二水交汇处的三角州上。《当阳县志》载:“麦城,在治东南五十里,沮漳二水之间,相传楚昭王(前515—前488年)所筑。”其城垣呈现一个大的椭圆形。城垣周长16.5里左右,面积约为12.2平方里。相当于楚国都城纪南城的1/5,位居楚第二大城市。春秋战国时,麦城是风水宝地。“麦城者,乃财兴富裕之城也”。“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在建安十年(205年)曾登麦城东南隅城楼,睹物思情,追古抚今,写下了千古名篇《登楼赋》,云:“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清《当阳县志•艺文》载有明清之际《麦城诗》:“二水之间古麦城,岸花汀草带愁生。孤舟莫向城边泊,月夜千家捣练声。”

   关羽退守麦城一月有余,苦等援军,企图重整旗鼓,只因上庸、房陵的刘封、孟达援军迟迟不发,麦城孤城一座,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军心极为不稳。东吴曾经派人对关羽劝降。据《三国志考证》引《江表传》云:“孙权曾使朱俊往喻关羽,令降,羽乃作像人于城上而潜遁。”孙权遣使劝降,关羽答应,让孙权军队退兵十里,东吴军果然退兵十里。关羽伪降,立幡旗做假人于城上,准备逃往西川。

    在麦城坚守一个多月后,关羽于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率关平、赵累等突出北门,住西川进发。其余“兵皆解散,尚十余骑”。关羽拟沿沮漳河北上,经章乡、夹石,计划到达房陵、上庸,与当地刘备军汇合,企图东山再起。关羽的想法,果不出孙权所料。孙权、吕蒙布置三道防线重重截击关羽。第一道防线朱然,在麦城西北黄林岗截击。第二道防线在九子山、锦屏山和分水岭一带,由潘璋率兵堵截。第三道防线是马忠在夹石截击。关羽率关平、赵累冲过第一道、第二道防线后,结果在第三道防线夹石被马忠打败,经过激战,关羽被砍成重伤。随后折回章乡(临沮县境内)被擒。十二月二十二日傍晚被斩于章乡。 

关羽被斩后,孙权欲嫁祸曹操,便传关羽之首给曹操。曹操明知孙吴诡计,不愿开罪刘备,便以诸侯礼葬关羽头于洛阳,即今洛阳关林。据说曹操铸金为关羽塑身。孙权嫁祸不成,也以诸侯礼葬关羽尸骸。据说孙权以沉香木雕刻关羽首级,用金丝楠木做棺榇,以铁链悬空于墓宫。关羽尸骸墓,古称“大王冢”,今称“当阳关陵”。其地本为汉临沮县地,晋以后当阳县西迁,为当阳县所辖,今在当阳市西郊。

双泉村信息
名泉社区信息
望兵石社区信息
十里牌社区信息
关公社区信息
军马场社区信息
虎牙关社区信息
长坂坡社区信息
白石坡社区信息
热烈庆祝掇刀石街道办事处网站开通!
copyrighit 2012-2013 荆门市掇刀石街道办事处 Corporation 网站备案号:鄂ICP备12015185号
地址:荆门市深圳大道5号 电话:0724-2443895 传真:0724-2445817 邮[email protected]
技术支持:荆门鑫网网站管理